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科普 >> 肿瘤防治
肺癌的精准分子靶向治疗
2017/10/13 14:58:07

什么是基因突变
  在已经开发出的新型靶向治疗药物中,受益最大的癌症类型恐怕要算肺癌、白血病和恶性黑色素瘤了。肺癌的治疗已经进入了“半个体化”治疗的阶段,效果更好且副作用更小的靶向药物正在逐渐取代传统化疗药物成为一线药物(病人使用的第一种药物,现在一般是化疗)。肺癌病人根据癌细胞形态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约85%肺癌病人都是“非小细胞肺癌”。现在这些病人或多或少都会做基因检测,来看看是否适用新型靶向药。而非小细胞肺癌中最常见,且有针对性靶向药物的突变就是“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 G F R)突变。
  现在中国好一点的肿瘤医院都有能力进行E G F R突变检测。之所以推广这个检测,是因为临床上已经证实,如果癌症有E GF R突变,使用E G F R靶向药物比化疗要好很多。有一点特别需要强调的是:抗癌药物的比较,不仅仅是指病人肿瘤缩小速度和存活时间,同样重要的是生活质量。靶向药物和免疫治疗药物由于副作用较小,相对化疗来说,在提高病人生活质量上有巨大的优势。

    靶向治疗在肺癌治疗当中的地位
  目前大家对肺癌靶向治疗最熟悉的就是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纳这三个药物。这三个药物其实作用机制大同小异,基本机制是一样的,它们给E G F R(表皮增长因子)突变的病人(有此靶点病人)的治疗生存期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使他们的平均生存期从原来的一年左右一下提高到两年半到三年的生存期。这类药物对有这类基因突变的患者生存期的延长是非常明显的,是革命性的变化。靶向治疗能不能
明显提高患者的生存率
  一部分肺癌,比如E GF R突变阳性的病人对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纳统称对T KI的药物敏感的病人,生存期的改善是非常明显的,基本可以使病人的生存期一下子翻了两倍到三倍的时间。但是对于基因突变阴性的没有突变的病人,到今天为止的治疗还是进步有限,这样的病人生存期为一年到一年半。是不是所有的肺癌患者都去做基因检测
  各种条件都允许的话,建议所有的患者都做基因检测。首先应该检测E GF R基因,其突变阳性的概率在我国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能够达到30%以上,等于1/3的病人适合吃T KI药物。患者等待基因检测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两周),但是这个等待是值得的(为决定治疗方案)。还有E ML4-A L K另一类融合基因的检测,如果这个细胞发生融合基因表达阳性的话,另有靶向药物治疗,疗效类似于现在的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纳对E G F R突变阳性病人治疗,但是发生率在我国加起来不过10%,优先做E G F R基因检测,再做E ML4-A L K检测。哪些人群比较容易基因突变
  E G F R基因突变在白种人群里面,整体突变的机会低于百分之十几,而我们中国人全部非小细胞肺癌有30%多,纯腺癌能达到50%的突变。虽然易瑞沙、特罗凯是西方公司发明的药物,但是实际上给我们中国人带来的利益远远大于西方人,有人称之为上帝给中国人带来的礼物。从人群来说,一般就是女性、不吸烟、腺癌这一类的病人突变率甚至能高达百分之六七十,这一类是高突变的,另外年纪大的一些人突变率可能要比年龄小的一些人突变率高一点,70岁以上的突变率要高于50岁以下的突变率。肺癌靶向治疗的疗程是如何确定的
  靶向治疗目前传统的以一天一片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纳这样的药物为代表,它的流程是目前吃一个月看疗效,看肿瘤有没有增长,如果一个月肿瘤长大了就认为这个药是没效的,肿瘤没增长和肿瘤缩小这一类的病人主张一直吃到肿瘤加重为止。靶向治疗
常见的副作用有哪些
  主要副反应就是皮疹、腹泻、皮肤瘙痒这些问题。但是这些问题轻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处理,皮肤科建议抹一些带有激素抗生素的软膏,如果实在难以耐受需要停药,在停药之前一天一片改成隔天一片看一下,这都是没办法的办法。实际上并不主张这样,并不愿意让病人停药,毕竟肺癌是要人命的,医生还是愿意足量足疗程给药。而实际上因为不能耐受副作用而停药的患者非常少,可能在3%—5%左右。靶向药物能报销吗
  近日,肺癌靶向药物凯美钠、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均已纳入医保,价格也已经降低一半,减轻了广大癌症患者的经济负担。典型病例
  1.患者李某,女,56岁,诊断为肺腺癌纵膈及颈部淋巴结转移,基因检测:E G F R19突变,给予国产靶向药物盐酸埃克替尼治疗1个月,复查胸部C T:病灶明显缩小,患者症状明显减轻,好转后继续口服治疗,已经存活5年。
  2.患者陶某,女,78岁,诊断为肺腺癌脑转移、骨转移,病理E GF R21突变,给予吉非替尼靶向治疗,症状1周后缓解,一月后复查发现肺部及脑部肿瘤均明显缩小,治疗有效,继续口服靶向治疗,已经存活1年。
  3.患者刘某,男,67岁,诊断为肺腺癌合并胸腔积液,病理基因检测AL K阳性,给予克唑替尼口服治疗一个月,复查:肺癌病灶明显缩小,胸水消失,继续靶向治疗,已经存活两年。(放化疗三科)